关 键 字
学会新闻
活动预告
招聘求职
会员成就
媒体关注

首页>>正文

中国新闻周刊:失衡的天平:运营商发展受困于体制 2013-05-13

被政府扶植的垄断企业是难于适应快速的市场变化,从而导致政府的干预力量被裹挟得越陷越深。而这样的被扶植企业一旦离开了政府的保护伞,就会迅速崩溃 


图说:“微信收费风波”将三大运营商与微信推到了舆论的风头浪尖上

“从这个事可以看出,这些国有企业不是积极参与市场竞争,提高服务的水平,降低服务的成本,而是想办法去增加这个收费的名目,这个我个人觉得挺恶心的。”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说,“收费其实是一个现象,本质上还是垄断的结果。”

在杜子德做出上述表示的时候,微信与电信运营商之争已经沸沸扬扬争吵了数月,电信运营商和腾讯站在自己的角度,都给出了看似合理的证据。当三亿微信用户以及更多关心这场“国·民之争”的人们正等待结局之时,工信部一句“微信有可能收费”将其自身与三大运营商都放到了公众的靶子上。

公平缺位

在场争论中,电信运营商们说,微信有“免费搭车”的嫌疑,有必要额外收费;微信则认为占用的资源并不多,还能还带来流量,电信运营商的统计有误。

孰是孰非还未明了,工信部这位本应是“拉架”的大家长说的话则引发了更大的风波。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在参加第二届“岭南论坛”时对微信之争进行了总结性的评述。“(通信运营商)说我维护这么大的一个网络,还要投资还要运营,除了流量以外还应该有这些方面的收费,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绝不能占有垄断的这个地位,卡死像腾讯这样一个非常好的企业。” 这句话被解读为:“工信部支持三大运营商向腾讯收费”并广泛传播。

“在一个市场环境中,政府的行政力一般应当在三种情况下才应出现”,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副秘书长、启明星辰公司首席战略官潘柱廷说道。“第一,市场出现严重事件并有恶意参与者,需要政府出面快速整治和监督;第二,市场中的垄断企业运用垄断地位严重获取不当利益;第三,有事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关键因素需要保护。”

很显然,“微信收费事件”既不是第一种也不是第三种。而作为第二种情况,政府应当出面制约垄断企业,现在反而有协助垄断企业获取不当利益的嫌疑。

为什么工信部会“厚此薄彼”?专家表示这与我们一直沿用的是语音时代建立起的互联网监管框架是有相关联系的。“可能工信部里面在讨论一些政策的时候,受到传统的影响。三大运营商过去都是邮电部下面的。”CCF互联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清华大学计算机网络技术研究所所长徐明伟说,“他们的声音会多一点,而听到现在新的一些互联网企业或者是一些比较小的互联网企业的声音可能可能少一些,因此显然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就是不是特别的公平。”


图说:近日,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张峰表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等新业务是否收费由市场决定,政府部门没有干预,未来工信部也将坚持这一原则。

开放才是“终极办法”?

在潘柱廷看来,被政府扶植的垄断企业是难于适应快速的市场变化,从而导致政府的干预力量被裹挟得越陷越深。而这样的被扶植企业一旦离开了政府的保护伞,就会迅速崩溃;而且是越大的被扶植企业越脆弱。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强壮的企业是在野生环境中打拼出来的强者。政府应当努力创造相对公正的、鼓励市场多样化的自由竞争环境,而做法就是政府减小干预。

“人的本性都是好逸恶劳,有过路钱,何必再去劳作,电信行业现在就是这样。其实国营企业是在非竞争领域,提供一些公共服务,在那些竞争领域很强的领域,就不应该有国有企业,或者国有企业和这些民营企业应该平等竞争。”杜子德说。

反对者则认为如果开放网络建设,整个国家的信息通信产业结构就可能受到冲击,国防、安全等重要领域也会面临更大风险。

“电信运营商所运营的物理基础网络,确实有国家基础设施的意义。但是,如果以其上的增值业务对于基础网络有冲击为借口,限制增值业务,是值得怀疑的。”潘柱廷表示“难道基础网络的安全就这么脆弱吗?其上承载的增值业务的正常技术行为就能把下层基础打瘫痪?难道我们不应当赶紧改进承载网的技术以适应上层的技术需求吗?”

保护国家关键基础设施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滥用“国家安全”词汇,将国家安全范畴随意扩大化,反而不利于对于真正关键的、真正基础的国家设施的保护。在这方面美国在网络空间安全上的一些政策很值得借鉴,美国白宫在2009年发布的《网络空间政策评估报告》和2011年发布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中,对于国家关键基础设施范畴的定义就比较窄而明确。


图说:潘柱廷认为,被政府扶植的垄断企业难于适应快速的市场变化。

行业组织缘何默声

中国计算机学会站出来旗帜鲜明地反对对微信收费的行为让人印象深刻。“我们市场特别需要真正的非政府组织。只有独立于政府、独立于个别企业的行业组织学术组织,才敢于发出独立的声音。”潘柱廷称。

行业组织被认为是行业成员利益的代言人和维护者,但是在这次事件中,许多与此事关系更紧密的行业组织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作为工信部部署单位的中国电子学会、中国通讯学会,以及业务主管单位为工信部的中国互联网协会等行业组织在此次事件中集体噤声,在这些机构的官网上也并未发现任何涉及此事件的消息或言论。

杜子德表示,这是因为这些行业组织是挂靠于政府机构,政府机构的财政拨款维系着行业组织的运营。因而,他们不能发声,也不敢发声。

但是,由行业组织来维持一个公平的行业秩序在今天的中国来说并不现实。“从美好的愿景来讲,专业的行业组织独立并发挥其作用是必须的,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非盈利性的社会组织,其影响力毕竟有限。中国目前各方利益或各方势力并不平衡,政府和国有垄断企业往往更为强势,且得不到社会其他力量的制衡,尤其是政府站在国有企业的时候更为如此。这就容易导致垄断一方的利益更大,从而导致社会的不公平,也干扰了正常的市场秩序。”杜子德说。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文/徐佳

编辑:刘江

 

版权所有 中国计算机学会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辅龙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86)10 6256 2503 邮件:ccf@ccf.org.cn  网站分辨率建议:1024×768
京ICP备13000930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125号

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