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键 字
学会新闻
活动预告
招聘求职
会员成就
媒体关注

首页>>正文

南方日报:产学研一体化,路在何方? 2013-05-31


产学研的有效结合,让深圳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创新之路。

鲁力 摄

●南方日报记者 邓翔

学术研究如何转化成产业成果?学者需要企业型思维吗?政府在产学研结合方面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日前,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的“2013CCF青年精英大会”在深圳市南山区举办。大会邀请了来自海内外学术界、企业界、政府界、新闻界等各方人士,结合深圳实际,探讨了如何把学术成果应用于产业实际中,同时也解答了中青年专业人士在解决产学研结合中碰到的问题和困惑。

一问

学术与产业

如何互动?

产业创新未来或“倒逼”学术创新

深圳是全国创新能力建设示范城市之一。中国社科院等多部门近日联合发布的《2013年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显示,深圳的“知识竞争力”排名全国第三,成为中国创新驱动能力最强的城市之一。

谈到深圳式创新与国内其他城市的区别,与会的深圳市南山区副区长纪震分析说:“深圳创新主要体现在‘产业创新’而非‘学术创新’方面,因此对产学研结合的水平有很高要求。”

截至去年底,深圳已设立了14个产学研联盟。产学研的有效结合,让深圳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创新之路。以南山区为例,该区已拥有103家上市公司,排名超过国内20个省,其中83家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这里每1万人拥有的发明专利是181件,是全国2015年计划水平的55倍。”

不过,外界认为深圳创新能力的短板很明显。其中,科研机构的应用型研究水平远远超过其基础型研究水平,九成以上科技人才集中在企业,多从事应用型研究。深圳的创新能力后劲是否充足,成为众多专家关心的话题。

“和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相比,深圳没有众多高校和科研院所,在学术创新能力方面,深圳长期存在短板。这些年,我们也在做一些弥补,在计划单列市层面,基础研究投入全国第一,甚至超过很多省。”纪震认为,学术创新和产业创新今后要形成互补,否则产学研之间无法很好衔接,“我们也希望通过计算机协会,首先把南山打造成深圳乃至全国的学术创新和产业创新合作的示范。”

纪震认为,深圳的产业创新基础好,未来有可能会“倒逼”学术创新。“在产业实践研究中,能找到很多问题,使我们的原始创新有了很好的方向。我相信,深圳的基础研究过不了几年会成为国内另一面旗帜。”

二问

学者涉足企业

是否合适?

学术界和产业界“松耦合”式合作

学术创新和产业创新应当齐头并进,相互促进。不过,不少专家认为,目前二者存在很大程度上的“脱节”,具体来说,科研院校中,很多学者并不具备企业家思维,学术成果转化的实际效率较低,此类情况在全国都存在。

“目前国内有庞大的研究群体,国家科研投入越来越大,但我们的研究却跟随国外,没有独立判定和研究方向。很多专家不知道自己的研究有什么用处,一些成果获奖后往往束之高阁,对现实生产力帮助不大。”

新维(上海)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周宏桥举例称,之前其公司急缺三个“引擎”,打算花90多万元去购买某科研机构的这三个产品。该科研团队花了10多年时间,耗资上亿元做出了产品,但当该公司拿到产品后却发现问题很多。

“学校博士生或老师做的产品,考虑的都是理想状态下的情况,没有顾及到各种异常发生的情况。这些产品有功能但没性能,我们最后上线的还是自己写的引擎。”周宏桥说。

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首席工程师吴甘沙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科研阶段,我认为90%以上的学者都应有企业型思维,甚至要有企业家精神:一是要以市场或客户的需求为导向来选择题目;二是要用市场和客户的评价来评价工作。”

但他认为,一旦到了技术转化阶段,这90%的学者并不必须成为企业家,还是需要有人继续从事基础性研究。“学术成果转化成产业非常困难,如果所有的导师变成了老板,学生变成了苦力,这种消耗并不一定值得。”

哈工大计算机学院副院长刘挺教授认为:“学术和产业间是有差别的,而这目标不一样。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关系不应该是并肩作战,满足企业当前急迫的需要,而应该是‘松耦合’的方式,若即若离,相得益彰,这是比较好的合作模式。”

三问

政府应如何介入“产学研”?

尊重专家,提供服务不牵扯项目内容制定

产学研能否顺利对接,外部政策环境被认为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政府在产学研过程中应发挥怎样的作用,在此次论坛上成为众多海内外专家热议的话题。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李凯说:“政府过分看重产学研的转化,我并不看好,当然如果短期时间内能够成本回收最好,但自然科学发展有它的规律,长期的知识跟短期的发明是有冲突的。所以,必须尊重自然发展规律。”

在一些长期在海外从事科学研究和创办企业的人看来,政府应当为企业创造良好的政策、法治环境,而非过分看重投入产出比。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倪明选就以深圳早期创业的公司为案例分析称,“长期依赖政府的公司,其本身存在关门的风险,产业化应该是市场来主导的事情”。

作为主导南山区科技产业的副区长,纪震在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政府是不是应该参与产学研,我也很纠结,政府现在手上资源很多,希望依靠力量引导产业,这样看上去也无可厚非,我认为大方向是不错的。”

但是,政府怎么才知道这种引导是正确的?纪震认为,关键是要尊重专家,政府更多的是提供服务,不应该牵扯具体项目内容的制定。“美国并没有多少国家支持的产学研合作项目或者重大专项,但它的创新能力现在仍然遥胜于中国。”

事实上,为企业提供服务,深圳被认为走在全国的前列。不过,与此同时,也有官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目前深圳创新产业发展的隐忧不少,主要是初创型企业发展艰难,政府对于大企业和初创型小企业发展支持方面,还没有取得很好的平衡,下一步应更注重如何取得这方面的平衡。

该官员指出:“我们在评审创新项目时发现,这几年初创型项目眼前一亮的没以前多了,特别是一些青年学生,创业的压力和障碍越来越多,市场竞争压力太大,深圳的综合创业成本有些过高,这可能是深圳后续十年一个很大的隐患。”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 中国计算机学会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辅龙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86)10 6256 2503 邮件:ccf@ccf.org.cn  网站分辨率建议:1024×768
京ICP备13000930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125号

1595